冷月星辰之上

冷月星辰之上

醉連花亭落寞的想

我不想摘下我愛的面具,我始終那樣如一的為你,你是我曼妙裏愛的身影,是我最美麗的邂逅。即使飛蛛簾縫裏的想,我都要窮盡的織構,為你美麗的化身,我會在所不辭。


你是我的桃花夢,是我愛的漣漪。也是我的一樹菩提花,相思裏的牽掛。天上的飛瓊,夢裏的花,簫幾番,花落花開,瓊枝玉獻,美如畫。


看一騎紅塵,夢一度牽掛。蜂蝶路轉,紅樓夜笛,醉連春裏,幽窗望,誰是我的棟梁。玻璃光裏的留影,曼妙裏的嬌羞,一片笛簫聲落影,羞與長虹臥。


湖面裏依稀的菩提花,昔日裏夢的菩提下,一壺醉裏弄琴琶,攫取我瘦馬夢裏的想。墮入紅塵夢裏,梅雨一簾的想。我喜歡夜裏的迷惑,我愛看對面人迷惑的醒。我在想起空蕩蕩,想起躲避那雙虛無的眼睛和那失態夢裏的醒。是誰在吞咽咀嚼,是誰在把夢囈的窗台擱在夢的床角。我喜歡夜,夜用美麗的身體激發我的想象,我看見對面的人,似你在欲望中生長,把我的愛拿下。


采花籬下,簾瓏如昨。翠玉樓前思露影,風雨嬌羞不歇。玉人似撲懷下,但不見楊柳婀娜,香寒夢裏思紅顏,砌影如天。你願得一人,溫情不離,永相伴。那幸福的指數,就象在你的明眸裏上演,那些纏綿的悱惻,把你細碎的心柔和,你曼妙在我愛的窗紗裏,畫在了我的心上。


一生一世,你就鐫刻在那美麗的婆羅印上,愛的三生石上,永不分離。枕一簾婉約幽夢,細品愛的芳華,你是我愛的最美的指數。你象我手捧的一盞美麗的心燈,在那愛的穹夜裏朗照,那美麗的觸角,就是你,是我一生的芳華和美麗的花。


但願人長久,千裏共嬋娟,一個人一生中,至少在為一個人的美麗而忘記自己,不求什么結果,不求同行,只求,在美麗的年華裏遇到你,那怕只是那一瞬,也能夠回眸一生一世,銘刻在心裏,永不移。